奥巴马落泪说明控枪法:军火商不能绑架美国|奥巴马|军火商

美初选第二战今开打 彭博首度证实或参选美总统|特朗普|总统

包工头强永斌旗下的大部分农民工至今没能拿到工资或拿全工资。东方IC 资料

原标题:徐州一工程烂尾包工头讨薪两年未果,投资方总承包方互相推诿

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

近日,原南京力旺脚手架工程有限公司老板强永斌向澎湃新闻反映,2014年1月,徐州睢宁天虹顺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(下简称天虹公司)拖欠了他近200万工程款,两年过去了,至今仍没有兑现。

近两百万拿不到手

据介绍,强永斌是四川绵阳人,2005年后常住南京,并于2011年创办了南京力旺脚手架工程有限公司。

2013年9月,强永斌从江苏君临建设工程有限公司(下简称君临公司)手中,拿下了天虹顺发电子商务产业园2号和3号厂房的施工项目。该工程位于徐州睢宁,由天虹公司投资建设,君临公司是该工程的总承包商。合同显示,除塔吊由君临公司来解决,强永斌的公司自备其他一切工具,按照图纸设计进行施工。

两栋厂房均为四层,2013年10月开工,定于2014年5月竣工。强永斌说,他招来了150多名工人,施工进度很快,2014年春节前就可以完成厂房结构封顶,从而拿到工资回家过年。

然而在盖完三层后,“君临公司出现了资金问题,不能提供建筑材料了,我们被迫停工”。强永斌说,停工的结果就是,天虹公司以没有完工为由拒绝在春节前付钱。

按照正常程序,天虹公司在完工后应将工程款拨付给总承包商君临公司,再由君临公司支付给强永斌的施工团队工资。

由于君临公司资金出现问题,天虹公司又拒绝拨付工程款,君临公司便要求强永斌跳过君临公司,直接找建设方天虹公司要这几个月的施工工资,算下来共计300万元。

多方协调之下,2014年1月29日,也就是农历腊月二十九,天虹公司拿出119万元,分给了在讨薪现场的70多名农民工。同时约定,春节后君临公司将剩下的钱补齐,两栋厂房继续施工。

然而直到现在,君临公司并没有按照约定将钱补齐,工程也就无限期停了下去,大部分农民工至今没能拿到工资或拿全工资。

这直接导致作为底层包工头的强永斌,近两年来一直饱受资金困扰。

“我的车子、公司都转手了,向亲戚们借了好几十万,还借了高利贷,”强永斌说,目前他已经把工人工资还得还剩五六十万,自己却背上了近两百万的债务,家里现在一塌糊涂,多次对人生感到绝望。

多方利益环环相扣

那么,君临公司的资金出了什么问题?

君临公司法定代表人付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们也是受害方。“其实并不是我们和天虹签的合同,而是一个叫张桂权的挂靠在我们公司,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和天虹签的合同。”

澎湃新闻记者此后联系上了张桂权。张桂权称,一开始他和天虹公司的合作非常愉快。但是,天虹公司原本答应把旗下部分房产转手给张桂权售卖,却没有兑现,导致他的资金出了问题,从而有了工程停工等后续问题。

付杰称,作为公司的负责人,一开始他并没有关心这件事,出了问题后才开始介入。目前,他们已于2014年5月份起诉天虹公司,要求终止合同。

澎湃新闻记者从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看到,君临公司和天虹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已于2015年11月10日开庭审理,目前尚未宣判。

那么,既然工程已经完成了一大半,天虹公司为什么不愿意先结掉完成部分的工资?

曾为天虹公司股东之一(2014年8月股东变更为刘兰)的刘自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天虹公司不仅没有不给钱,“不该给的钱我们都给了”。对此,刘自国并没有作出过多解释,而是称一切以法院的判决为准。

澎湃新闻记者从一份承诺书上看到,天虹公司曾承诺于2014年1月27和28日将劳务费发放给强永斌的施工团队,落款签名为天虹公司的鲍书中,日期为该年1月25日。

澎湃新闻记者此后联系上了鲍书中,亮明记者身份并询问这份承诺书的具体情况,鲍书中要求记者过一个小时再联系。一个小时后,记者打通了其电话,介绍身份后,对方随即挂断电话。

睢宁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副局长刘邦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这件事主要就是总承包商君临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停工,天虹公司又不想在未完工的情况下拨付前期300万的工资,从而让直接给农民工发工资的强永斌陷入困境。

刘邦清称,他们能做的也就是积极协调,尽快让这件事情得到妥善解决。同时他建议,在这样的情况下,强永斌可以将君临公司连带天虹公司一起告上法庭,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。

美初选第二战今开打 彭博首度证实或参选美总统|特朗普|总统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